首页 新闻 理论 文化 展讯 知识 学会 展厅 视频 全国 手机版
访谈 动态 资讯 公益 访谈

“点景”本身即是一个丰富的世界

来源:美术报 作者:网络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20
摘要:本期我们邀请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所所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员、研究生导师方向,把“点景”作为主角来解读,希望能给读者提供另外一个视角来解读绘画。
       对于山水画创作者而言,“点景”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语汇。它所涉及的内容、表达形式以及对绘画整体意蕴画龙点睛的作用等,对它们的重视和讨论历来是作为山水画创作的重要内容来研究的,即使在山水画的基本教学体系中它也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类别来予以分析和训练。或许是因为“点景”一词是作为山水画的某种要素来使用的场合居多,很多时候让我们看到的是它作为画面的次要内容来理解,而忽略了它本身的艺术价值。本期我们邀请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所所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研究员、研究生导师方向,把“点景”作为主角来解读,希望能给读者提供另外一个视角来解读绘画。这也是方向在绘画的实践和生活体悟中对于绘画语言构成新的尝试。



 

这幅作品表现的是节日圣城恒河边上众人沐浴的场景。其中最重要一环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关系既要有互动,又要把动态处理得优美,就如同篆刻,字与字之间既有空间布局,笔画也要有所关联。

艺术作为人们精神传达沟通的一种存在形式,培育它生存的土壤便是我们所处时代的生活体验。任何一种让人亲近的艺术形象都不是凭空而来。我们创作艺术的本意也是为了诠释我们对于生活的理解和感悟,因为画家秉性学养的不同,其对周围生活的观察和解读的角度一定会影响到创作的思路和方式的表达。对于我个人而言,我的山水点景人物大都源自我对生活的观察体会。

点景人物在山水画的体系里虽然只是点缀衬托之用,但运用得好,却能起到画龙点睛的巨大作用。点景人物存在的场地大都是画面的聚焦点,点景人物不仅是画中人,也是作画者情感胸怀的强烈投射和寄托。点景人物处理得当,既能丰富山水结构的组成要素,又有助于表现山水意境中各种自然人文的关联。

画面笔墨语言的协调统一是绘画成败的关键,而统一中有变化更是画面丰富耐看的前提。和层层渲染的主体山水相比,点景人物在笔墨的表现运用上更需言简意赅为好。点景人物相对于庞杂的山水主体,用笔用墨概括简练的表达方式更能够强化协调这其中的主次关系,照应画面的主题。这不仅是为了强调画面节奏性的张弛有度,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如此小的体量上要一瞬间抓住读者的目光,就不得不在点景人物的表现力度上多下功夫。就比如傅抱石的山水创作上可谓洒脱奔放跌宕恣肆,然而当处理到点景人物或水口云脚这种点睛细节之时,就会笔锋陡转,用笔简洁利落笔笔精准到位,尽显中国画笔墨的精微之妙。

印度街头一个水果店,外边大街上的神牛悠哉游哉地游荡,牛在印度是神圣的象征,这是印度的一个民俗文化特色。整幅画面布局上紧下松,牛的用笔也提炼得比较单纯。这和印度社会生活一面繁忙喧嚣拥挤,但一方面又悠闲自在,这种对比有着一种天然的呼应。

点景人物在画面中的比重是比较小的,这就决定了不可能像人物画创作那样通过可视的面部表情传达人的喜怒哀乐种种具体的精神状态和内心世界。然而,点景人物往往置身宏大的山水世界里,这种特定的背景环境势必和点景人物在绘画的内在结构里已然产生天然的呼应和依托。点景人物需要稍微夸张点的肢体语言给山水画意境的表达点明特定的氛围走向。尤其在表达中远景的时候,提炼概括的符号化的点景人物相对比较典型的肢体语言成为比较好用表现手法,而不太典型的一些较小的肢体动作却难以达成以上的效果。使观众感觉不出点景人物此时此地的一个生动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说,点景人物也有比较符号化的一面。

点景人物,顾名思义,就是点到为止,不能画蛇添足。比如某个学生写生时,画的一个人在山谷之间的钢丝绳上行走。这个是可以衬托山的这种幽深博大的,但是他又在钢丝绳下的湖上添了一些游船和一些其他游览设施,原本一个人映衬出的山的博大与渺小的对比,如此一来,意境丧失殆尽。我曾经读过贺天健的一幅画,画了一个人在深山里用绳捆吊在悬崖峭壁的半空采药,这个采药人在画面里面占的比重很小一点,此时即使画外人也能深刻体会到山的幽深和采药情节的紧张感。然而,如果画了一大堆的人采药或者一大堆的游客在山下行走,那么,山的这种幽深空寂紧张的氛围也就荡然无存了。可见,恰当运用点景人物是何等关键!

我们出门写生,周围不乏各种点景人物的素材。在村子里边经常看到乡亲们各种活动场景。河边捶衣,牛羊入圈,犁地插秧,荷锄晚归……把这些生活中经常能见到的素材积累起来,整理出来,这以后会在山水画的创作过程中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总的来说,都是要用心观察留意的。

大家对我的“点景”系列作品的关注,这可能不仅其作为点景的意义存在。更因为点景作品本身即是一个丰富的世界,它可以独立成画,又相互呼应。这源自于我对于艺术之外,生活本身的思考或探索。

印度街头的一个景象,混乱的人力车驶往不同的方向,捕捉了这种不同朝向的生动性,使画面布白有疏有密既连贯又有对比。这种画面的形式美感,正是凌乱中内在的秩序。

这些作品没有既定的步骤范式,对生活的很多感受、绘画语言的运用、整体关系的协调,在写生过程中,大都是随笔生发的结果,我本人也很醉心于这种“一气呵成”的状态,所以相对于其他绘画技巧讲解,难以分成前后的步骤进行或详尽概括的图解、分析。这一系列“点景”作品中,我也尽我的能力让这另类的艺术形式有一定的丰富性和完整性。

这些作品都是源自生活中的体验。异域风情,四季变迁,农事桑麻,鸟啼鸡鸣……绘画中所有的细节和生机无一不是我心灵感官和大自然交融的结果。当代山水画比较侧重于语言形式的创新性和时代性,为了规避画谱中陈陈相因的流弊和流于样式的闭门造车,获取更多生动鲜活的语言符号,在写生中寻求创作的灵感,应是当下有识之士的共识吧。


责任编辑:网络
首页 | 新闻 | 理论 | 文化 | 展讯 | 知识 | 学会 | 展厅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6 书法家学术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建工文化

电脑版 | 移动版